主页 > 考试报名 >

新三板摘牌公司维艾普“猝死”调查再升科技难撇关系

  2018年1月15日,郭茂安排胡恒兴、律师贾春雷、郭威、谢佳等人来到维艾普与周介明商谈合作协议变更事宜。经双方协商讨论,最后由律师贾春雷拟定《关于维艾普之合作协议》、《(与卢文立)股权转让协议》、《增资扩股框架协议》,约定:郭茂(以西藏中盛名义)退出现有部分股权,将持股比例降至约26.8%。其中,2.7%仍由西藏中盛挂名,剩余约24%转让至郭茂指定的第三人卢文立名下;业绩亏损补偿以及相关违约金共9164.4万元转为郭茂(以西藏中盛名义)对周介明方的借款;郭茂以再升科技的名义向维艾普增资扩股1.35亿元,以继续与周介明进行合作。再升科技董秘谢佳、内控胡杨等人亦出席该会议。

  2018年1月16日,西藏中盛与周介明等签署补充协议,主要条款为:业绩补偿款为4654.93万元、恶意违约金为3000万元;此前的股权转让款转为借款9164.40万元,借款期限5年,年利率12%。

  2018年3月23日,郭茂与“再升科技顾问”杨兴志前往太仓洽谈进一步收购维艾普股权事宜。六天后郭茂安排相关人员赴维艾普开会形成新的方案:以西藏中盛名义收购周介明方51%股权,股权对价为免除此前约定的9164.4万债务加上已支付的投资款1000万元;以杨兴志的名义收购周介明方剩余49%股份。随后,郭茂又提出新的意见。

  最终于2018年3月30日形成《股权转让协议》:以杨兴志的名义收购周介明方剩余49%股权后,周介明方立即交出经营管理权,股权对价为1.3亿元。其中,2500万元在周介明方交出经营权后10日内支付,3500万元在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后支付,7000万元以杨兴志名下的四川迈科隆公司25%股份进行支付;此前约定的周介明欠郭茂(以西藏中盛名义)的9164.4万元个人借款债务由杨兴志承担;协议签订后周介明辞去董事职务。

  2018年4月2日,周介明依约交出维艾普的经营管理权。郭茂随后指派相关人员(包括再升科技高管)接管维艾普,并于2018年4月10日在微信上对接管工作表示认可。再升科技副总经理、代理财务负责人刘秀琴审核通过了维艾普2017年审计报告。

  以搬走生产核心设备的方式使得维艾普“猝死”,如此做法让外界颇为震惊。“从法律的角度而言,在未走相关程序的情况下,维艾普时任管理层无权搬走属于公司的财产。”北京一律师指出,维艾普如此做法已然违法。

  无论如何,维艾普已经全面瘫痪。10月20日,中国证券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占地面积近60亩的厂区内,仅两名保安把守。因为断电的缘故,生产车间一片漆黑,地面、机器、半成品上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。办公区内,一排排电脑仍旧整齐的摆放在办公桌上,略显杂乱的文件堆放在一起。甚至还有员工喝水的茶杯,一切似乎像是才下班的样子。

  周介明亦称,虽然股权收购协议的主体变换过多次,但“他们很多都是郭茂指定的或者挂以再升科技的名头。”维艾普股权收购主体从最初的西藏中盛变更到后来的再升科技、杨兴志,具体的交易条款则发生多次变更。

  此外,杨兴志与郭茂关系非同一般。2010年3月-2017年2月,杨兴志担任重庆上市公司三圣股份董秘、副总经理,为该公司原始股东之一,辞职后混迹重庆资本圈。从三圣股份离职一个月后,三圣股份便宣布收购春瑞医化,杨兴志便是后者的主要股东之一。

  重庆资本圈一位人士指出,杨兴志与郭茂非常熟,两人此前为同事。不仅如此,郭茂的姐姐郭彦与杨兴志还是“四川迈科隆真空新材料有限公司(“四川迈科隆”)的股东。四川迈科隆不仅与再升科技形成同业竞争,而且亦出现在维艾普股权收购之中。

 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,1986年7月-1998年8月,杨兴志历任重庆江北化肥厂技术员、科长、部长、分厂厂长、厂长助理等职务;而郭茂亦曾任江北化肥厂劳资科副科长,以及江北化肥厂下属公司嘉陵玻纤董事、总经理(期间曾任重庆长江特种造纸厂厂长)。两人在江北化肥厂期间为同事关系。再升科技现任的多位高管亦在江北化肥厂工作过。

  多份经公证的影像资料显示,在维艾普的股权收购主体变化过程中,再升科技多位高管参与其中。相关主体亦是郭茂介绍,且后续收购变化过程中,均有郭茂的身影。但郭茂坚称与相关收购主体“毫无关系”。中国证券报以书面形式采访再升科技,对方表示目前不方便回应,最终以法院的判决结果为准。

  而摆在周介明面前的是,从第一次洽谈到公司停产,周介明一共获得相关方支付的现金1.16亿元。其中,9100万元用于收购维艾普其他中小股东股权,为员工垫付资金1100万元,承担银行贷款担保5000万元。而郭茂及相关方向他追讨的金额为1.76亿元(含违约金)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新三板摘牌公司维艾普“猝死”

松下维艾普携手开发VIP 掘金环

维艾普两股东短线万 称系误操

再升科技增资苏州维艾普做大VI

再升科技拟135亿元增资维艾普